她们是名副其实最美的女人花
2020-08-09 20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快到中午十二点,电缆头做好了,几位女工还得将电缆接到变压器上。这时,郑云英才有空站起来捶捶腰喝口水。

上午十点,在南平市延平区一个新建商品住宅的配电房内,48岁的郑云英和姐妹们正在制作一个电缆头。剥铜缆、包线头,几位女工在狭小的空间里忙碌着,不一会,她们的额头上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凭借着过硬的业务水平,“女子电缆班”已成为一支战斗力强、敢打硬战的“女铁军”。二十多年来,“女子电缆班”担负着南平市区内所有电力电缆头制作、试验和电缆抢修的任务,完成了500多次急难险重抢修任务,累计铺设电缆180多公里,制作电缆头和中间接头3000多个,保持26年施工无事故纪录。

再过两年,郑云英就可以退休了,现在她的口头禅就是“多干点”,“她们叫我多干一点,要不她们说我退休了就没有机会了,没得干了。”

“大家都叫我们女人花,我觉得很美啊,心里美滋滋的,因为我们这么辛苦,总是有人认可我们,我们心里就更美啦,比较臭美。”女子电缆班班长洪燕说。

尽管工作艰辛,但女子电缆班五名员工爱美的天性一点不比别人差。每天,她们都会划上美美的妆上岗,在工作中,她们是名副其实最美的“女人花”。

铁钳、扳手、铁锤,这些带着浓重的男性色彩的金属器具,却成了是这个娘子军的伙伴。剪铜线、锯电缆,简直难以想象这是女人干的活。吴美剑却说,今天她们摊上了轻松活。“多数时候,我们要钻进又闷又臭的电缆沟制作中间电缆,往往一忙就是大半天。那边比较窄,人不好蹲下去,就这样趴着。趴着很累,所以干一会就要站起来支一下腰,捶一锤。”

“也都适应了,没感觉很苦很累吧,做完以后就不累啦。”郑云英说。

由于制作电缆工艺要求很高,很多时候不能戴手套,长年累月,电缆班的女工们手上布满了老茧和裂口。“一定要尺寸精确,然后是要细心,不能有什么杂质残留在里面,因为这个清洁度要求很高的。不然的话电缆的使用寿命会减短。”

在福建省南平市电业局,有一个“女子电缆班”。5个女人坚守电缆工这个脏、累、苦的岗位,默默奉献26年。她们,是开放在电缆上最灿烂的“女人花”。

郑云英、赵秀玲、洪燕、吴美剑、洪玉美,5名女工年龄最大的48岁,最小的41岁,工龄最长的已经30年。大姐郑云英,皮肤白净,笑起来眉毛一弯,干起活来也是心灵手巧,毫不含糊,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位“外婆级”的人物。

多年来,风里来雨里去,她们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,但是所有的劳累和艰辛,都被万家灯火带来的喜悦所取代。

“晚上走上街头,看到灯火辉煌的时候,就会觉得这就是我们的电,我们就很高兴。所以说辛苦和成就对抵掉了。”洪燕说。

26年来,这个巾帼班有人退休,也有新人加入,虽世事变幻,她们从想过放弃,她们希望,这些开放在电缆上的朵朵“女人花”能生生不息传承下去。(完)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kqqx.cn泰兴椎傧试工贸有限公司 - www.hkqqx.cn版权所有